昭彤

萌SK、SB、SD、狼队、EC、ME、PN、虫绿、ET、索博、AL、VO、湿毗、持般、周宗、瓶邪、时雁、枪教授、十苗、柱斑、扉泉、卡带、鸣佐,不拆不逆!

【玉露】【脑洞】(crossover播种太阳)有人想写就写吧,写完记得@我就好


(没找到合适的润玉邝露同框图,先放一张润玉的吧)


警告:本人香蜜目前只看到17集,对润玉和邝露的了解除了已看过的电视剧,就是各种润玉cut、邝露cut,还有各种同人文,有ooc是必然的,有bug也是绝对可能的,我又是一个十分啰嗦的设定狂,觉得能承受得住的话,就继续往下看吧。



一、灵感来源

《[综]播种太阳》作者:无良的过客

故事要讲的是女主穿越成为洪荒土著常仪,与东皇太一谈了个恋爱,成了太阴仙子,然后太一挂了,女主跑了好多个小世界,集齐了太一的三魂七魄,最终太一复活的故事。结局是开放式的,不确定太一和常仪最后是相濡以沫,还是相忘于江湖了。我个人站他们最后在一起了!

总之,这个脑洞是以这篇小说为大背景的。作为一个设定狂,看香蜜的时候,就对它的世界观纠结的要死!

香蜜里的六界到底是哪六界?天、人、魔、花,怎么数都只有4个啊?是鬼界吗?但看电视里魔界里就有鬼族、忘川啊?感觉魔界的职能就包含了我们通俗意义上的地府。最后纠结来纠结去的我不纠结了,如此奇特的世界构造,偏偏又像是现实世界神话的投影一般,相似又不同。

偶然间我想起了《播种太阳》这部小说,这部小说的设定很神奇,时间线是综了洪荒、封神榜、西游记、宝莲灯、聊斋等等,还有洪荒破碎之后,主体为洪荒大世界,上古洪荒的其他碎片则自行演化成为小世界,各个小世界的规则不同,如果把香蜜的世界理解为一个小世界,就能解释清楚它那与一般道教神话相似又不同的奇特的世界构造了。



二、脑洞本体

邝露为太阴仙子常仪与东皇太一之女,生而为金乌。然其金乌之身未诞(还是个蛋),神魂已生,游于天地之间,一日附于朝露之上,为太巳仙人所得,为其名为邝露,为太巳仙人之女。

时间在天魔大战结束一千年之后,六界恢复了平静,润玉在天帝之位上兢兢业业,邝露也尽职尽责的辅佐他。

不知从何时开始,邝露开始频繁做梦。最初的梦中邝露只是看到一片火海,无依无凭,在空中熊熊燃烧,渐渐的她发现自己就身处这片火海之中,奇异的是她并没有感到被火焰灼烧的痛苦。继续做梦,邝露在梦中看到了亭台楼阁,宫殿巍峨,不逊天庭。在有一次的梦中,邝露抬头远眺,见一轮明月高悬远方,月色皎洁。

一次闲暇,邝露与润玉聊起了梦境。以下为脑洞片段:

邝露:陛下,是否还记得自己做过的梦?

润玉:不记得了,怎么,你突然想问这个?

邝露:就是好奇,魇兽食梦,会有梦珠吐出,他人能窥伺梦珠所载的残梦,除此之外,还有能够清晰看见、记住梦境的方法吗?

润玉:仙人多无梦,有梦也多如凡人一般,醒后即忘,至多留下一些残滓。只有事关自身性命道途的预知梦才可能在清醒后忆起,你最近有做这种梦吗?

邝露:并无,只是见到魇兽时突发奇想。

————————————

邝露把自己频繁做梦的情况瞒了下来,继续自己探寻梦境。

时间缓慢的流逝着,邝露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出现了状况,她开始不时觉得体内有一股燥热之气升起,似有一股火焰在身体内灼烧,体内常有干涸之感,同时,精神上又会涌起一股放松舒畅。

邝露去找黄岐医仙检查身体,得到的结论是:体内真身朝露似有轻微损伤,应该是辛劳所致,建议莫要再劳神,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即可。邝露对黄岐医仙说,自己会好好休息,静心修养,希望医仙不要讲此次结果告知他人,包括陛下和太巳仙人,自己的身体既不是什么大问题,那就不要让他人劳心了。

————————

邝露已渐渐察觉了,自己的梦与现实中身体的关联。

在探索梦境的过程中,她渐渐明了了自己的所在,她被一个金色的壳困在太阳星上一座巍峨的宫殿内,目之所见的火焰为太阳真火,她自身也燃烧着这种火焰。这火焰从自己的神魂中发出,释放太阳真火为自己的天性,既是天性,自然会轻松舒畅;但自己真身为一滴朝露,为水属,最忌火焰,何况是火焰中至刚至阳的太阳真火。真身朝露为神魂之中的太阳真火日夜炙烤,自会受损。

邝露察觉自己的身世不同寻常,但爹爹太巳仙人对自己的感情真心实意,做不得假,恐怕太巳真人也并未察觉自己的神魂有所不同。

神魂之火炙烤朝露真身,此事无解,即使以大补之物修补真身,也只不过一时续命罢了。身为仙人,邝露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神魂之火对真身的损害及其轻微,任其自流,自己还有数百年光阴。

————————

邝露已经察觉自己大限之期,她并不惧怕死亡,只是不舍太巳仙人,不舍……润玉。

一旦朝露真身彻底消逝,邝露与太巳仙人父女之缘断,与润玉的因缘即消,邝露万分不舍,却也知此为天命,而自己并不像润玉那般,有为自己掌握天命、反抗天命的决断。

若世间之事皆能如人所愿,岁月静好,邝露自能在余下的数百年里,慢慢安排,教导接替自己的仙官,慢慢远遁。

但世事无常,邝露明了自身的问题不过几十年,润玉的身体出现了问题。先时润玉用秘术血灵子为锦觅续命,又使用禁术将穷奇封入自身,与旭凤大战之后拔除穷奇,又是一伤。如此伤上加伤,过了一千多年,润玉的寿元将尽,身体开始频繁出状况。邝露偷听了润玉与太上老君的对话,得知润玉的情况。

昔年邝露与润玉在省经阁查阅救治锦觅的方法,润玉找到了血灵子,可以救治被玄穹之光所伤的锦觅,而邝露找到了一种名为流霞归元丹的丹方,此丹方以纯净的水灵结晶为引,辅以其他大量延年益寿的仙药,以水炼之法炼成,可以修补天寿。其他大部分仙药天界尚有库存,缺少的也并非绝种的稀有仙药,邝露一查便知,唯有纯净的水灵结晶,邝露一直不知从何去寻。

如今润玉的寿元将尽,事态紧急,邝露急中生智,想起灵物集天地精华,岁久成精,水之精灵的真身就是最好的水灵结晶。然而水之心变化万千,乃是世间最难成精之物,即使成精,水精灵对世间妖魔为大补之物,多半都会掩盖自身真灵,不为旁人所知,又如何去寻找。邝露所知的唯一的水属精灵,就是真身为朝露的自己。

邝露做下决定,便装作不知润玉的情况,向润玉请辞,言自己夙夜有感,想入仙山修行,愿能早日升入上清天。润玉已知自己的身体状况,不愿将邝露一辈子困在天界,见邝露有修行之意,便允了。

待诸事交接完毕,邝露与爹爹太巳仙人告别,言自己此去不知归期,音讯不通,爹爹只当自己一切安好,除非自己升上上清天,修成大罗,否则再无其他音讯,不必挂念自己。

在向众仙家告辞的过程中,邝露向太上老君讨要了许多丹药,作为回礼,她送了太上老君一盒水之精魄。

邝露向润玉申请进入省经阁,查阅修行典籍,在省经阁中将记载有流霞归元丹丹方的典籍不着痕迹的放在易被人所察的地方。

做完这一切之后,邝露向润玉告别,启程前往仙山。

————————

邝露送给太上老君的水之精魄就是邝露使用秘法从自己真身上剥离的水之精,她将大部分真身剥离了出来,仅余下零星一点,用以维持身形。

待邝露走后,省经阁的丹方过了些年月也被发现,太上老君配齐了丹方上的药材,开炉为润玉练出了一炉流霞归元丹,润玉服下此丹,果然伤势尽好,仙寿重新圆满。

先时润玉身体有恙,天界的大小事务无法亲力亲为,待润玉身体恢复,开始重新执掌天界,对于邝露的去向也有些关切。着人翻阅六界神录,发现邝露已于若干年前身陨道消,消散于天地间,原因推测为走火入魔。

润玉知晓此事后沉默不语,内心怅惘。

太巳仙人知道之后,则向润玉请辞,言说自己想要归隐山林,润玉挽留,太巳仙人表示,自己年事已高,天界事务繁杂,即使仍然留在天界,也无法胜任现在这么重要的职务,润玉表示,愿意给太巳仙人清贵的闲职让他在天界荣养。

————————————

这边邝露的朝露真身消散之时,她的神魂自然回归金乌本体,她的神魂穿过小世界的界膜,来到了洪荒大世界,投入金乌蛋中,与金乌之身开始融合。在整个过程中,神魂被太阳真火所炙烤,神魂上所沾染的朝露气息被完全湮灭,邝露一生的记忆也渐渐淡去,直至一片空白。金乌,新的金乌在洪荒大世界出世了。

按照其十位堂兄的命名方法,太一写了许多寓意吉祥的字,想以抓阄的形式决定自己女儿的名字,他抓出了一个“旷”字,第二个字由常仪决定,常仪本来也打算抓阄,但在抓阄之前,她忽见窗外草木上的白霜有感:“白露为霜,吾儿出世时正值人间节气白露,霜字过于寒凉,便用露字吧。”新生的金乌的名字便叫“旷露”了。

旷露为妖皇太一之女,除本名之外,太一还为其取号“持盈”,为持盈公主。又因为太一之兄帝俊有十子,旷露与十位堂兄序齿,排在十一位,天庭妖界常称其为十一公主。另玉帝王母也对旷露有加封,不再另述。

如是三千年悠悠而过。

——————————————

某日,旷露静极思动,想去小世界一探究竟,游玩一番。

旷露的十堂兄煜焯是昴日星君,与坎宫斗姆有交情,煜焯听斗姆元君说她与一个小世界有些因缘,在那一小世界辟有道场,有一分身坐镇。于是煜焯建议旷露将那个小世界列为备选,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凭他的一点面子可以去找斗姆元君求助。

——————————————

旷露来到了斗姆元君道场所在的小世界,落在人间,恰逢人间上元佳节,家家张灯结彩,街上人头攒动,好不热闹。旷露兴致勃勃的逛着街,左顾右盼见,发现身前停留着一人,面冠如玉,身着淡金色的外袍,好一个翩翩公子。那公子向她作揖道:“在下润玉,敢问姑娘芳名?”

——————————————

这日天帝润玉,处理完一干政务,闲来无事,便想下界去往洞庭看看,先至人间,路过城镇,恰逢人间上元佳节,这个节日总让润玉想起一个已逝之人,让他心情沉重,倍感孤寂。正漫无目的的行走在热闹的大街上时,润玉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他不敢相信会在此出现的人,邝露!

不,说是邝露有些区别,那女子妆容精致,衣着华丽,身着红色裙裳配金色披帛,明艳动人。“会不会是转世?”润玉这样想着,身体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走到女子身前,拦下了她,向她作揖道:“在下润玉,敢问姑娘芳名?”

女子好奇的看着他,脸上有惊艳的神色闪过:“我是旷露。”

tbc.


三、各种杂谈

1、对邝露的一些看法及脑洞中邝露做法的说明

邝露是一个果断的人,她其实跟润玉在这一点很像。她人生中唯一的一次不果断,估计就是当年在彩虹桥上,见润玉哭泣,没有上前去。可以说也就是这次的不果断,给她带来了长达千年的遗憾。但对于邝露来说,这没什么,我觉得在邝露看来,这件事已经翻篇了,再纠结也没有意义。

对于邝露来说,待在润玉身边,成为他的左右臂膀,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了,即使润玉不爱她,甚至爱着别人。因为单恋是一件很个人的事,“我喜欢你,与你无关”,邝露在彩虹桥边向润玉吐露心迹,而润玉拒绝了她,于是邝露又退回了单恋或者说暗恋的位置,在这种情况下,邝露爱着润玉,但是她并不要求润玉返回她爱,所以即使润玉要与锦觅成婚,邝露即使很伤心,也会抢着揽下婚礼的布置工作,并力求尽善尽美。因为邝露爱着润玉,只要润玉开心,她就开心,润玉幸福,她就幸福。

唯有一点,只要润玉能活着,她愿意去死。这也应了她在太巳仙人面前对润玉发的誓“一生追随陛下,死而后已”。只有死亡才能把邝露从润玉身边带离。

这也是我这个脑洞中的做法,如果润玉的身体没有突然出现问题,邝露本来的计划是和平演变,让新的仙官渐渐代替自己,而自己则寻找出战、除妖、驱魔等等高危任务,以便造成在战斗中重伤,养了些年,然后不治身亡的情况。这样对润玉来说,邝露就没有违背当年的誓言,真的死而后已了。

邝露不能接受自己违背对润玉的誓言。这时我脑海里就浮现出这样一段话:“谎言与誓言的区别,就是前者听的人相信了,后者说的人相信了。”邝露原本打算死也要死在润玉身边,这样对于润玉来说,有一个人至死都没有离弃他。

但是情况发生了变化,邝露必须将自己的死与流霞归元丹区分开来,因为一旦将二者联系在一起,就会让润玉产生一种“我所爱之人皆离我而去,身边亲近之人皆因我而死”的感觉,在润玉满是伤痕的心上再划下一刀。

哪怕这只是一种可能,邝露也绝不愿意,在邝露看来“我无法成为你所爱之人,我也绝不会成为令你伤心之人”,所以邝露必须用谁也无法联系到的方法,促使流霞归元丹的诞生。对于邝露而言,水之精魄是她自愿付出的,反正她也快死了(就像器官捐赠一样,区别只是生前移植的还是生后移植的)。她不想让润玉知道这一切,不想让润玉觉得欠了她的。“我倾尽一切来爱你,不是为了让你觉得欠了我”。

2、对润玉的一些看法及脑洞中润玉做法的说明

润玉的话,我觉得他是爱过锦觅的,这点我不否认,但是爱过锦觅,不代表他不会再爱上别人。爱情的费洛蒙也只能持续一段时间啊,就算润玉的激素水平十分奇特,过个几千年,也早该平静下来了吧。

这就是我笃定润玉和邝露会有感情的前提。

对于润玉来说邝露是什么呢?在我看来电视剧的最后,润玉说的那句话,已经很清楚了,润玉说:“最后我一无所有。”然后邝露在心中说“你还有我和魇兽”,我记得当时看弹幕都有人吐槽说“大瞎龙”来着。但在我看来,这已经反映了邝露在润玉心中的位置了。

我们正常人绝望的时候也会说自己一无所有,这个“一无所有”是不包含自身的,除己身以外一无所有,才是真正的意思。把这个套在润玉的话里,意思是邝露和魇兽不在己身以外的范围内,也就是在润玉的潜意识里,邝露和魇兽即是他自身的一部分,不可分割。

润玉身体出现问题时,邝露请辞,润玉轻易的就放人了,因为对他来说,自己命不久矣,而邝露和魇兽却是被留下的,他放邝露走,也是为了提前给她安排一个好去处,就像安排遗产一样。

3、关于润玉和邝露恋爱的问题

润玉和邝露到底能不能恋爱,要怎么才能顺理成章的谈恋爱,一直是困扰着广大玉露girl的一大难题,很多大大都采用了香蜜里的传统做法,先死为敬,让你痛彻心扉一下。

我个人赞成先死为敬,但不赞成让润玉痛彻心扉。因为觉得不合逻辑,邝露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事让润玉伤心。当然,在我的脑洞里,邝露的死仍然不可避免的让润玉难过,但这也是急事从权,至少相比润玉知道邝露近乎以命相救之后可能出现的痛彻心扉,脑洞中的润玉知道邝露死后,情绪也应该是难过、怅惘,毕竟不管是谁,朋友死了也会伤心吧。

至于为什么我会赞成先死为敬这一做法呢?

这里推荐一个视频【泛式】为什么你这么熟练啊!浅谈CP党争在ACG的诞生与崛起!这个视频里的理论完全可以套用在润玉的感情线里面,锦觅热情如火算是天降系,邝露想走日久生情算是青梅系,自古青梅干不过天降啊!

要想干过天降,青梅得变成天降青梅才行。

奇葩说里有一个论点我觉得很适合润玉的心理:要是相爱的人确定这辈子都会在一起,他们根本不需要结婚。对于润玉来说,邝露一直是这样,未来也会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爱不爱的无所谓了,爱情太累了不想再谈。

只有打破润玉和邝露之间的既有模式,让他们以全新的身份、状态去重新认识对方,他们才有谈恋爱的可能,从这个角度来说,先死为敬是最便捷的方法。

加班中,预计会通宵……

突遭灵感袭击,在草稿纸上把脑洞记了下来,先放上来,等我加完班,国庆休假的时候再把脑洞理顺了……

《次元的暗面》王样、暗表截图
暗表的那张真是萌一脸血……

哪位大大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好多天没上,一上来就是一个炸弹啊!

我到底是犯了什么错,求告知QAQ



【柱斑】脑洞(不知道最后能不能变成文(´;ω;`),总之还是先放上来吧)

最近入的柱斑坑,只可惜火影已经弃了很多年了QAQ,对柱帝和斑爷之间的爱恨情仇的了解全部来自同人文和同人MV,再加上最近一直在追《原始战记》,主角邵玄曾经借助祖先之力显现出来过拥有巨力的火焰巨人,后来看MV的时候觉得须佐能乎(高达)跟这个很像呢……

出于对柱帝的怨念,决定一周目虐柱帝╮( ̄▽ ̄)╭

故事设定是这样的:女主(女性角色一号,名字还没想好……)出身炎角部落,具体是设定成原始战记主角邵玄的女儿还是只是部落中出身比较高的年轻女性,我还没想好(^・ω・^ ),但是我想女主肯定会设定成即使是融合火种后在部落中也是少有的高级图腾战士,而且有见过邵玄用火焰巨人战斗,至于女主有没有学会邵玄的结绳卜筮和御使奴隶,也还没想好╮( ̄▽ ̄)╭

女主的形象我想设定成DKDM里面摩西尼那样的,因为按照印度神话,摩西尼其实也是一位强力女神,而且印度的纱丽和楞哈真的超级美,十分适合原始战记里的生产力(最重要的是我超级喜欢(^・ω・^ )Y)

 以下图片不属于我↓↓↓


总之,按照炎角人的火种赋予的天赋,炎角人尤其是炎角部落的图腾战士就是人形的凶兽,拥有与生俱来的巨力;身手矫捷敏捷,擅长山林作战,设定是不是感觉和千手一族有点像啊(=・ω・=)

女主是一个长相美艳,身材婀娜的女汉子萌妹子哦(^・ω・^ )

  • 一周目

总之,故事开始,女主命大躲过了大灾变(《原始战记》的故事背景貌似是剧烈的地质变动时期),由于各种不知名的科学或不科学(次元壁裂了)的原因来到了火影世界(=・ω・=),好不容易才接受自己是世界上最后唯一的炎角人,就围观了斑爷开须佐(高达)战斗的场面,一瞬间斑爷在女主心中的形象和炎角部落的大长老邵玄重合了/( ̄3 ̄)/~

前述女主出身原始部落,思维和现代人肯定不大一样,对节操和贞操不是很在意,当她发现自己是世界上唯一的炎角人,而且所在世界和自己的老家完全是两个世界(自己多半回不去了)的时候,就立刻意识到到了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延续炎角部落的血脉。

根据《原始战记》里的设定,火种诞生于天地之间,火种也会如火把那样,薪尽火灭。而能让火种永远燃烧的办法,就是以血脉为薪。传承不断的血脉,就是供火种燃烧的薪柴。对于女主来说,面对穿越前经历的天地灾难,在不知部落存活与否的情况下,每个活下来的炎角人都有义务发展壮大炎角人的血脉。

所以看到斑爷的英姿的女主立刻就想跟斑爷生猴子了(^・ω・^ ),于是努力跟斑爷认识,追求斑爷……在这一过程中学会了查克拉(不要问我不同的力量体系女主是怎么学会查克拉的,次元壁已经碎了!),战斗力更上一层楼,基本上就是一个不会木遁会火遁的女版千手了╮( ̄▽ ̄)╭

这时候的斑爷正处在经历了与小伙伴基友掰了之后,千手一族和宇智波一族还没有和解之前的时期,至于这时候泉奈死没死,没死的话未来会不会死我都还没想好( ̄▽ ̄)

总之略过过程(因为我不会写……),女主和斑爷成功结婚了【撒花】,这时候应该是千手和宇智波和解后,木叶草创时期。(私心里想斑爷比柱帝早结婚的(^・ω・^ ))

至于千手·迟钝帝·柱间,从斑把女主介绍给她那天开始,对女主就有一种微妙的不顺眼,柱间把这种不舒服理解为斑配得上更好的人(你说的是你自己吗?)

这段时期会发生的事(没有时间顺序):

  1. 柱间热情洋溢的参与斑的婚礼筹备,结果总是微妙的帮倒忙(我到底是多喜欢用微妙这个词啊……)

  2. 斑的婚礼上柱间不知为何拼命的想灌斑酒,结果自己喝得烂醉如泥,醒来以后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不过千手·真·自认为直的·柱间想了想,理解为好兄弟·基友·斑从此以后就是有家的男人了,不像以前能够自由的出来一起high了╮( ̄▽ ̄)╭

  3. 柱间的婚礼过程略过,面对向他道贺的斑和女主,柱间虽然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开心,但是面上表情十分的阳光灿烂,有种微妙的不想在斑夫妇,尤其是女主面前认输的感觉

  4. 斑和女主婚后当然也生了几个萌萌哒的小宇智波,之后斑也生出过一些中二的想法,都被女主来自原始部落的超·直线·思维和能与斑战个痛快的暴力给打散了……

  5. ……

总之这一周目的柱间没有经历与斑的决裂、分手谷终结谷之战,顺顺当当的活得比原著久,与原著不同的还有柱间和斑的关系并没有因为未决裂而更亲密,斑结婚后柱间除了斑的孩子的出生满月就很少去斑的家里了,他更喜欢拉着斑开会、在办公室谈事情、到小酒馆喝酒,自己家也很少邀请别人去。

总之,就这样过去了很多年,斑由于宇智波的体质,以及早年战乱对身体造成的损害,即使移植了泉奈的万花筒后避免了失明(这么说泉奈还是死了呢╮( ̄▽ ̄)╭),身体仍然过早的衰弱了下来,在四十多岁的时候死去了。

斑的葬礼上,柱间表现得十分冷静,他既不消沉也不痛苦涕零,冷静的安慰了斑的妻儿,帮助打理了整个丧葬事宜。

在斑去世后(以下二选一):

  1. 柱间不知怎么的迅速的厌倦了村子的事物,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劲来;

  2. 柱间不知道磕了什么药,村子的事成了他生活的中心,以前好歹还有家庭啊,休闲生活什么的,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就好像身后有死神追赶一样,想要把所有村子的事情做好做完,好像下一秒就再也不能处理村子的事务、再也不能照顾村子了一样。

这样过了几年,很快,柱间的旧伤也像是决堤的洪水,集中的爆发了,身体迅速的衰弱了下来,辗转病榻一年多后,柱间也去世了。

  • 二周目

在病榻上死去的柱间本以为会前往黄泉去见斑,结果睁开眼睛发现回到了自己年少的时候,在搞清楚差不多是什么时间段后,就赶着去南贺川见斑,这次他再也不要放开斑的手!(是的,在经历了被女主日常秀恩爱糊了一脸黑泥,斑的去世带来的痛彻心扉后,柱间终于正视了自己内心对斑的感情!作为局外人的作者抹了一把辛酸泪)

总之接下来就是柱帝各种刷年少时的斑爷的好感(柱间:一定要趁斑还没有认识女主的时候把斑的好感度加满!)……这里也略过,因为我也没想好要怎么写╮( ̄▽ ̄)╭

接下来就到了柱间印象里差不多女主出场的时间段(以下二选一):

  1. 女主像一周目一样出场了;

  2. 走原著路线,女主没有穿越到这个世界。

后面就不知道要怎么写了,总之大方向是柱斑HE的(柱帝看我对你多好),但是具体是怎么HE的,还没想好。(不过真的好想看觉醒的柱帝和女主的修罗场啊(^・ω・^ ))


By the way,写这个脑洞的时候一直在循环B站的“【柱斑】再生花”,“谁又会答应,再生不爱别人”真是好贴切虐得好带感啊(=・ω・=)

2016.2.19

保存网页

主题:请问毗湿奴和湿婆在神话里就特别亲近吗?

http://bbs.jjwxc.net/showmsg.php?board=3&id=742477&page=0

主题:【印度神话/影视剧相关二号楼】是的,他们在神话中就如此亲近

http://bbs.jjwxc.net/showmsg.php?board=3&keyword=%D3%A1%B6%C8%C9%F1%BB%B0&id=746488&page=0


坑爹啊,我拼命把初级电算化和会计基础的短板补齐了,为毛财经法规又掉线了!!!

这不科学!!!!!


这负心的世界!

妈蛋!在考四级的前一天考管理会计!
还要不要人活了!!!
更重要的是管理会计老师你给的是什么重点啊!
就差直接丢本书给我,告诉我整本书都是重点了!!!T^T
更坑爹的是在紧张的考试的前一天的现在,班导居然叫我们来开班会!!!
┻━┻︵╰(‵□′)╯︵┻━┻

“All that is gold does not glitter, 
Not all those who wander are lost; 
The old that is strong does not wither, 
Deep roots are not reached by the frost.” 
凡金子未必都闪光, 
流浪的人未必都迷茫, 
老而弥坚者不会凋零, 
深根不会为霜所触及。 

"From the ashes a fire shall be woken, 
A light from the shadows shall spring; 
Renewed shall be blade that was broken, 
The crownless again shall be king.” 
火将从灰烬中醒来, 
光将从阴影中复苏, 
剑将从断裂中复原, 
无冕之人将再成王。

从图书馆借了《精灵宝钻》~\(≧▽≦)/~